★海dàó哊馬☆

I die young

【异坤】虐文推荐

那些爱意都是真的,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只有未完的故事才有幸福结局。






1. 垃圾by Winnie

长篇一发完


剧情简介:

  【失去你以后,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王子异带着一个很像蔡徐坤的年轻男孩去参加蔡徐坤的婚礼。


  “他是把他所有伤痕给我看,想让我心疼他,同情他,拉着他逃跑。22岁的我可能就意气风发这么做了,我现在30岁,他没法伤害我了。”



推荐理由/我的想法:


     垃圾这篇虐遍无数异坤妹的神文不用我多说了吧,当初刚读完结局的那个我肯定想不到将来有一天我还要鼓起勇气再读一遍。一篇很真实的现实向,太真了,所以格外伤心。结局我原先觉得是BE,现在再看看应该是算开放性,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比不爱更伤人的是不在乎,不对吧,不爱还是挺伤人的。当然最伤人的还是爱。爱让人英勇,让人背满弓箭随时抵御外敌,可是怎么办,为什么手心里划拉的都是血呢?因为你没有铠甲了,你全身都是软肋,你的爱人站在矛头所指。鲜红的爱,炙热的爱,拿双手去接,手心手背都烫的通红颤抖,但手能有多痛呢,不过是被称作保护壳的皮肤组织,能被爱伤害的只有还在跳的心。

     

     我个人觉得,这篇文章没有一个人和爱得了善终。



2. 戒烟by Winnie

现实向 长篇一发完


放个太太写的预览:


01


蔡徐坤最近喜欢上了吃糖,棒棒糖,口香糖,话梅糖,不是工作时候总是手里拿着或者嘴里含着。


化好妆他又拆了一颗话梅糖放在嘴里,王琳凯坐到他旁边位置,拿了一块扔到嘴里,问:“坤哥你最近怎么老在吃糖啊?”


“他在戒烟。”陈立农在他旁边的化妆台前说。


“突然戒了?因为嗓子的事?”


“不是,就是不想抽了。”蔡徐坤说。


“你以前抽的也不凶啊,还要这么认真地戒吗。”王琳凯笑着问,“跟子异学着养生啊?”


王子异这时刚好走进化妆室,刚换好演出服还在系扣子。蔡徐坤在镜子里看了他一眼,又拆开了另一颗糖。


“怎么了?”王子异问。


“你家坤坤戒烟,现在正难受着呢,你不关心他一下?”


“哪有什么'你家''我家',坤坤不是大家的吗?”王子异走过来双手撑在蔡徐坤椅背上,他看着镜子里蔡徐坤的脸,“看来医生的话比我管用。”


“咳咳……”蔡徐坤刚好咳嗽起来,腹肌依旧跟着疼。


“喝点水,糖别吃了。”陈立农拿水给蔡徐坤,收走了糖。


“别拿走啊,我一会还吃呢。”


“再吃你还想失声是吗?”王子异说。


蔡徐坤盯着镜子里王子异的眼睛,没说话,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撞着王子异的肩膀,走出去。


这是他跟王子异分手的第十天。



推荐理由/我的想法:


     为什么直接放预览呢,对不起,我实在没法读第二遍,前两天看的,现在心还疼着呢。而且我也没法概括,整个故事线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每一个字都会是剧透,剧透不好。其实在我心里这篇比垃圾还要虐,我就这一颗心阿,全碎了。说实话,没读这篇之前我根本不懂戒烟,只是觉得好听,读了这篇以后戒烟的每个字都让我流泪。强烈建议看的时候不听bgm,看完再听。


     读一行我的心就碎一块,扑棱棱得像一场寂静的大雪。我好恨阿,我恨得后槽牙都咬出血了。可我能怎么办呢,我除了握紧拳头再松开,在黑暗里大口喘气,我还能怎么办呢。我甚至不敢置信到掉不出眼泪。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阿,每一次心痛都是真的,每一分爱意都是真的。一口一口尼古丁是尖刃,只能生生剐平疤痕纵生的心再由创口新生一个痂。疼吗?疼阿。满是伤痕的心再也不是当初被爱着的那颗心了,可又能怎么办呢,他只有这颗心上的疤了。


     相信我,这篇以后你能有个三五天多甜的饼都嚼出苦味来。



3. 耿耿by Winnie

现实向 短篇已完结



剧情简介:


     子异带娃的日常,蔡徐坤的娃。全篇坤坤没有出现过,但字里行间都是他。


   “两个人像是一个黑夜一个白天,互相追不上对方。”



推荐理由/我的想法:


     不知道算不算HE,貌似开放性结局,我个人觉得结束的不能再结束了。据太太说算是垃圾的后续。


     说实话,刚看完这篇我没有特别难过(也有可能是刚看完戒烟那劲儿还没过去...dbq) ,更多是一种麻木吧,像是医生给你做了局部麻醉,你的脑袋很清醒,你也能感受到刀子进进出出,但是没有痛感。痛感被那层看似平静的日常给掩盖掉了。


     不管小孩说多中意他,他至始至终都是个叔叔,是爸爸的朋友。他带着小孩玩听小孩的心事,我却从来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点父爱。会怀念会想念,可大家都是成熟的大人了。王子异从来没有把自己代入到父亲的角色里,不会有“阿这如果是我和坤坤的孩子多好怎样怎样”他心里记得坤坤所有的好和辛苦。但爱情已经没有在燃烧了,甚至火星都算不上。未烧烬的木炭还有能量吗,有,但没人往上面点火了。生活平静的在继续下去,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这是他的孩子,他还能从他的孩子身上感受到一点他的念念不忘,解不了饿也填补不了那颗心,但是没办法,就这样吧。


     前面两篇虐的程度六星的话,这篇大概四星半,受不了太虐的朋友可以试试。



4. 无问by Winnie

长篇一发完。


剧情介绍:


大厂的纪实文学。前面虐的跟杵满尖刀的无底洞似的,但结局勉强算是个HE。



预览:


第三场偶像练习生公演前一天排练结束,王子异从男卫出来,准备跟Jeffrey一起回宿舍。


训练楼里人走的差不多,走廊里空空荡荡。他看到穿红色卫衣的蔡徐坤倚靠在墙角,头发已经染回黑色,戴着顶白帽子,表情看不真切。


“坤坤,还没回去?”王子异走到蔡徐坤面前,手插口袋说。


蔡徐坤看看他,露出一个春寒料峭时候难得的微笑,“还没练完。今天估计又睡不了了。”


“你们练的很好了吧,还用通宵吗?”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吧。”


“嗯,”王子异点点头,“我跟Jeff准备去超市买点夜宵,要帮你带东西吃吗?”


蔡徐坤依旧笑笑,别过了脸,“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别让他等着急了。”


“行……”王子异目光从蔡徐坤的帽檐移动到脚尖,他不敢抬头看他,“坤坤,其实……我们之间没什么事吧?”


蔡徐坤抬起眼睛又看看王子异,忽然之间走廊的灯暗了。两人一开始都没说话,静谧地站在黑暗里,再靠近一些就能听到彼此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然后蔡徐坤清了清嗓子,灯光重新亮起来,“没什么事啊……有什么事吗?”


“我是说,我们好像有半个月没聊过天了,表演啊跟人相处上面,我也没怎么跟你请教过了,现在时间排练有点紧,不如我们还是一起去超市或者去吃饭,或者你来我们宿舍,我们能聊聊……”王子异边说着,双手还在胸前做着手势。


“请教什么?我们之间从来不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蔡徐坤笑了出来,“你有事随时来找我。”


“我知道,可是我最近去你宿舍找你,你室友总说你睡觉了,或者在排练,我就想问问,我这个人神经大条你也知道,有没有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王子异说完摸了摸帽子上的夹子。


蔡徐坤盯着王子异眼睛看,“你说的这些我都听不懂,我们天天见面,天天聊天,哪里有什么问题,什么生气,我跟你说王子异,你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


“子异?子异?你在这啊,”Jeffrey叫着王子异名字走过来,“等了你好久了我都怕你是不是掉厕所里了,你干……”他走上前,“蔡徐坤也在啊,还没回去?我们要去超市,一起去吗?”


“不去了,我也得赶紧回去排练了,”蔡徐坤摆摆手,“不好意思刚上完厕所遇到王子异了,说了几句话,不是故意让你等着的。”


“哪的话,你们有事,先聊,我没事。”Jeffrey笑笑。


“走了。”蔡徐坤从墙上直起身,没有看王子异。


“坤坤,明天演出加油,”王子异在他身后小声说。


“对啊,”Jeffrey说,“早点回去,别练太晚啊。”

蔡徐坤没回头。


“你跟他说什么了,他回去又难过。”Jeffrey看着蔡徐坤身影消失在亮光中,打了王子异一拳。


“我问他是不是生我气了,什么时候能再聊聊。”王子异压低了帽檐。


“他不可能跟你说他生气啊……而且你会跟他聊聊吗?”


“没法聊……我看见他就觉得……身上要着火了……”


“欲火焚身啊?”Jeffrey挑挑眉毛。


王子异没说话,抬脚往前走,“哎你等等我啊子异,我们还去超市吗?”

“去超市,我得喝冰水冷静一下。”



推荐理由/我的想法:


     首先我想说,这篇rio到可怕,细节跟安了摄像头似的。预览里大概是他俩在文中最好的时候吧,之后就像消失点透视线一样从一点发散到天边去了。看着俩刺猬立起全身的刺在拼命拥抱对方,从一点点试探到鲜血淋漓就那么几十天的事。刺儿都要扎进心里了,脸都还没贴到,中途我都以为这俩疼的要哗的分手然后跑到地球两极偷偷哭。


     全世界都知道我最最喜欢你你却怪我拿刺扎你。


     感情就是太难的东西了,现实还要难,像蚕茧一丝丝一层层又难又脆弱。可干脆得划一刀剥,纯白光滑的心又这么清晰可见。


fin.



     好吧,看到这里的朋友应该能意识到,我这篇其实就是写给Winnie太太的文评,然后有很多又是我即时发在文章评论区的东西...对不起。太太还有一篇未满,但那篇是甜的,既然说是虐文推荐这里就不摊开写了,也是很好的一篇文章。本来这篇两天前我就想写了,但当时我刚拜读完太太所有的文章实在是有心无力再读一遍垃圾...唉。我平时根本不看虐文的啦,看到标注了BE的文都是转身就跑,一个意外我读了戒烟,肝肠寸断跑去看了剩下的文(可能心碎会上瘾?)。我觉得吧,Winnie太的文根本不能单纯用BE的虐文来形容,根本不是在读文字,我被扔进了一场浩大的电影,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一对人的爱恨。一切都太真实了,和异坤一样真(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最后表白一下太太,我爱你,你超级好。

ps:大家去给太太点红心蓝手阿!!!这么好的文不上TOP怎么可以!!!


丸子生日快乐嘎嘎嘎嘎

求文

是大三角 我忘了结局是啥(可能我就没看到结局)
1T还在练习室开车

求文

丸子非要把能听歌的枕头送给坤坤

好早的文了 今天我突然看到一个真实存在的听歌枕头 想起这篇文 有bro知道吗…

求文

坤坤是个beta 丸丸不知道 以为他是个不太一样的omega 比普通omega有主见也比普通omega干 坤坤偷偷吃药一点点变omega 丸丸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在电视上重温快本 异坤原来是坐一起的吗!!啊啊啊啊啊我看的时候一直在等两个人被抽到 天哪我为什么会错过这个!!疯了

我他妈又吃到个老实人的毒瓜 我的老天 我明天就把那篇全是假象的试阅码出来 (你窥探的暧昧不过冰山一角 而那一角是人造冰

一个试阅

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了。

那人跨进房间 对王子异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一路走一路脱直往浴室走 几乎是浴室门关上的同时水声就响了起来 隐隐约约听到洗发水盖子被打开的声音。整套动作不过一分钟 显然来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来蹭澡的。

王子异把耳机拔了下来 捏了捏鼻梁 把书盖在肚子上 盯着散落一地的蓝色训练服感到头疼。

这是这个星期第几次了?

蔡徐坤最近谈恋爱了 对象未知。他不说 王子异也不问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可最近是不是也太勤了一点?刚开始蔡徐坤还会不好意思的敲门进来 甜甜的问子异呀能不能在你这洗个澡?嘴角弯弯眯着眼睛看着他 歪歪斜斜的倚着门口 带着股慵懒劲儿 像只饱食的猫。

王子异当然是无所谓的 不就借个浴室洗个澡嘛 水费又不用他出 他是担心蔡徐坤纵欲过度。他也不是没问过蔡徐坤为啥不回自己宿舍洗 还省的跑来跑去。 彼时蔡徐坤正趴在他腿上玩消消乐 闻言扬起脸给了他一个过分灿烂的笑。

“我可只告诉了子异你一个人哪~”
上扬的音调撒娇耍赖的意味十足十。

你不是你没有。王子异心里吐着槽 脸上波澜不惊 手里没停给他擦着头发。突然冲进来把门一锁 卫衣呼啦往地上一丢 一身的红印子顶着个鸡窝头贱兮兮的看着我 我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了。

所以为什么偏偏只告诉了我阿?挑准了我不会说出去是吧 可你和周锐他们不是更熟吗?王子异慢腾腾的从床上坐起来 踱着步把门口的衣服一件件拾起来 一边脑子发散问号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

当然这些话王子异都没有说出口过 显得他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既然蔡徐坤想这么干 各种理由不知道也罢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当他把那坨衣服堆到洗衣篮其他蔡徐坤的衣服上 一只袜子控制不住平衡掉下来时 还是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Bro 你好了没?我进来洗个手。” 王子异叩了叩浴室的门 往后退了一步。隔着一层木板 水龙头被拧紧的声音还是很明显。稀里哗啦的水声停了 接着是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 有什么东西哐的掉在了地上。然后 门开了。

湿热的水蒸气随着开开的一条缝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扑了王子异一脸。

今天用的是我的洗发水呀 他想。

王子异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手把门在身后关了 让冷空气隔绝在外面。他瞅了瞅蹲在地上收拾摔开了的护手霜的蔡徐坤 想说点什么 又瞅了瞅 嘴巴张了张冒出个“bro”又闭上了。

不是不好意思 只是有点小吃惊 小王同学要想一会如何表达。

蔡徐坤这会腰上围着个浴巾 蹲在地上 头上还留着没洗干净的泡沫 白白的脖子上也粘着一点 白白的肩膀上也粘着一点。白白的带着几条新鲜抓痕的肩膀上也粘着一点。

看起来就疼。王子异心想 还感同身受得抖了一下。

蔡徐坤掬起还沾着粉色膏状物的塑料壳扔进了垃圾桶 用莲蓬头把地板上的残留冲进下水道 保持蹲着的状态斜了眼表情复杂欲言又止的王子异。

“你洗不洗 你不洗我还要洗呢。”

王子异耸了耸肩 接住他的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早习惯蔡徐坤这个语气了 每次他没爽到回来都这个样。站起来的过程中蔡徐坤不知道碰到哪了 疼的嘶了一声。

“腰 今天摔下床撞到了 撞在骨头上 青了一块。”没等王子异发问 他就开口把那道探究的目光堵了回去。

然而并没有成功 王子异本来也没想问 他的注意力全被蔡徐坤今天身上格外多的青紫吸引走了。

“坤坤 还好这场你不用扔衣服 不然这可绝对遮不住…你们今天是打了一架吗?”

电灯胆是哪个太太写的??

我下午还看着呢怎么找不到了??谁知道哪个太太写的吗!!给我指个路扒!没有关注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您!!

求文

有没有渣玫瑰!好想看!(渣丸虐的我心肝疼)但不要对丸子太狠也不要抹布(要求真多)反正就是玫瑰水性杨花背地里和别人乱搞表面上装的和丸很好的设定 真情实感兄弟情那种 有没有太太写呀!

不要骂我我真滴是个冰淇淋 就是想看个病态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