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dàó哊馬☆

I die young

我日我梦到雷总了 雷狮失去了他的船员和船(雾)凯莉说他哥加入了比赛 刚好看到他哥船飞过 他跳上洛德的船和他哥一争高下 飞进了大厅并没有分出胜负 洛德是个暗恋雷狮的 雷狮对他上下其手又摸腰又咬耳朵的(在大厅里!)打探自己船的下落 然后让洛德给他去找 一转身就嫌恶的擦嘴x

安迷修不在我雷总攻阿日

【安雷】不欣赏也得喜欢

超级无敌好!!!!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呜呜呜还是没忍住摸了鱼。
天朝校园paro,一发完。
xjb写,OOC了也不管。(打滚)
===================

凹凸楼502的雷狮和503的安迷修不对头,整个金融院都有所耳闻。

起因大概是大一上学校排的思修课,两个人上的同一节,安迷修因为“名字听起来不像正儿八经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被老师钦点做了班长,要他拿个点名册负责每节课的人员签到。

任命一出,和他隔壁寝室的雷狮尤其高兴。两个寝室刚开学一起去撸过串建了微信群,彼此多少也是有点交情的。雷狮私聊弹安迷修,说了一句恭喜,紧接着就说我海盗街舞社训练刚好和思修课时间有点冲突,希望班长大人以后多多关照,看在隔壁寝的份上网开一面。

可惜,虽然“安迷修”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深受资本主义腐蚀,但其实这孩子打小习武耍剑,根正苗红的特别守纪律讲礼貌,当时就回了一句这样不好吧。雷狮对着安迷修弹回来的小对话框黑人问号了半天,最后还是心大地猜安迷修大概是迂回答应脸皮薄,发了个插科打诨的表情就退出去打开了游戏。

结果他第二节课因为街舞社训练迟到了半小时,被安迷修刚正不阿地摘在了点名册里。

一次迟到不扣分,但这是关乎男人之间信用的问题,暴脾气雷狮当堂就炸了。他在两个寝室的公共微信群里问安迷修什么意思,安迷修说,有人迟到我就要记过,老师定的规矩啊,气得雷狮手机屏幕都差点捏裂。

眼见着微信群里就要撕逼,下铺和安迷修一节高数的小伙子私聊弹雷狮,说,隔壁那个安迷修遇到规则秩序都是那个样子,老大你消消气,别为这种事吵架,太丢面。

下铺说的有道理,气归气,毕竟理亏的是自己,过度追究反而不像个男人。雷狮听了劝告没有发作,以后的思修课倒是总故意踩着迟到前最后一分钟到,到了就坐安迷修后面,背包一放,扬起的风能把安迷修的头发整片吹起来。

下课了,安迷修过来问他为什么对思修课那么不满,他翻了个白眼回说自己本来就一颗忠心永向党,没必要用思修课考勤来证明这一点。安迷修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眉头都皱成一团,摇头说你理是没错,但这种做法不讲诚信和秩序,一点也不符合骑士精神。

多稀奇呢,21世纪,青天白日,一个衬衫牛仔裤头的大学生,说自己的同学没有“骑士精神”。

雷狮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扶着桌子狂笑,笑得脑后头巾的飘带一晃一晃,安迷修的一张帅脸也铁青铁青。

他们的梁子就是这么结下来了。








打开学第一个月这么一闹,雷狮看安迷修不顺眼,安迷修也看雷狮不顺眼,背地里一个说对方是没马骑士,另一个管对方叫没船海盗,一见面就各自头撇到天上去,眼神都不肯对在一起。大家晓得他们不对付,自然也就不在他们面前提起另一个,偶尔正主提起来了,随声附和几句“对对对,那小子真不像样”,也就相安无事了。

可偏偏冤家路窄,十月初雷狮去参加校团委宣传部招新,一瞟眼就看见安迷修趴在旁边专心致志填表格,目标部门填的宣传部平面组,和他刚写的一模一样,特别刺眼。

安迷修这个人,个高儿腿长,脸蛋漂亮脑子好使,除了待人处事有那么点死板迂腐,其他都是完美的。负责招新的漂亮学姐坐在安迷修对面笑眯眯地拿手机偷拍他,雷狮轻轻地“切”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原来填的平面组换成了视频组。

结果当然是两个人都被录取了。







安迷修一进校就是学校武术队的顶梁柱,这个大家都知道。

运动会开幕式那天,502一干咸鱼七点半就被雷狮闹起来,说是要去主席台占了好位置,方便看安迷修表演剑术。

下铺揉揉眼睛,说,老大你不是最讨厌那家伙了,为啥要去看他表演?雷狮坏笑几声神神秘秘地说,你不知道,有学长给我看了照片,去年武术社表演穿的衣服特别丑。

这下大家伙儿都清醒了,收拾收拾就杀到运动场要看热闹。

八点开幕式开始,校长致辞,书记致辞,运动员宣誓,裁判长宣誓,雷狮等得都快睡着了主持人才报幕说请大家欣赏由武术社带来的剑术表演。

操场上阳光明媚,秋风猎猎,武术社成员在操场上一字排开,放的是电音,穿的是衬衫休闲裤,剑往后一立,光是亮相就帅得观众精神抖擞。

这和说好的红大褂黑布鞋可差得太远了。

雷狮一脚踹上栏杆往下看,安迷修和武术队队长两个人站在剑阵最前边,两个人使的是双剑,人高马大却很轻盈,头发在风里飘一飘,很有少年侠士的风骨。

表演全程七分钟,雷狮一动不动地看,一句话都没说。下铺小心翼翼地问老大觉得如何,雷狮从退场的安迷修身上收回目光,“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说,马马虎虎吧,还算有点样子的。


后来下铺偷偷跑去隔壁问武术社为啥没穿去年那套红大褂,隔壁回说大二的队长本来想用来着,结果那些衣服在仓库里受了潮,霉斑一大块一大块的,已经不能穿了,只好听安迷修的重新排了个符合时代气息的。

啧,还别说,安迷修这家伙,屌是真的屌。








如果说之前雷狮和安迷修之前只是互相看对方不爽,那么从这次开幕式之后,他俩算是真正杠上了。

先挑事的是雷狮。当天安迷修朋友圈发了自己表演的照片,直男姿势直男角度,那种打光和拍摄水平,居然还是很帅。雷狮给他的朋友圈点了赞,点完之后立刻转发了一篇“朋友圈的赞评能抚慰青少年寂寞的自信”的文章,特地把安迷修拎出来艾特。

安迷修招呼了他们所有重叠的好友给雷狮点赞。

502一堆汉子死拽着雷狮的裤脚才拦住他没去503动手。






什么,你问他们杠了一学期的结果?

嘛,两个冤家得了一样的绩点,在学院里的知名度也是第一第二相差不多,算是暂时打了个平手。






大一下他们特地避开对方选课,所有课表都错开,为的是少看见那张讨人厌的脸。本来都相安无事地过了大半个学期,谁料期中后部门组织去日租,平时工作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视频组和平面组都得一起去,不许请假,两个人不想碰见也得碰见。

临出发的时候雷狮迟到了一点,一上大巴发现大家坐得满满当当的,只有安迷修旁边还有个空位。去日租的别墅要坐一个半小时车,总不能因为恶心安迷修就让自己站一个半小时。雷狮憋着气把包往那个空位一砸,戴着墨镜的安迷修抬头瞟他一眼,气哼哼地扭头去看窗外。

前排的副部长学姐探过头来让他们别打架,雷狮冷笑一声,说,谁稀得和那种中二骑士打架,被安迷修一句“就是,我才不是只靠拳头生活的恶党”堵了回来,头上的青筋都气得突突跳。

前排学姐还在盯着,雷狮不好揪安迷修的领子,只能先塞上耳机把自己安安分分地埋在车座里。学姐看他们不吵了就满意地坐了回去,车子发动起来,刚才假寐的雷狮睁开眼,对着安迷修的小腿用力就是一脚。

然后他们就这么踢来踢去地打了一个半小时。






到了日租点,大家四散开玩,先前和雷狮相熟的视频组姑娘拉他去打台球,刚拐进台球室就看到被几个姑娘簇拥着的安迷修正在里面摆球,一张帅得要命的脸笑得春风得意。

拉雷狮进去的姑娘尴尬地笑了笑,小声和雷狮说要不咱们还是去玩桌上足球吧,雷狮摇摇头说不用,捞过杆对盯着他不放的安迷修扬了扬下巴,意思是来一局。

来就来,谁怕谁。安迷修阴沉着脸,开球那杆差点没把球桌沿打烂。

当然了,就他们那个冤家属性,一直到晚餐开饭也没能分出胜负。

吃饭的时候大家喝了点酒,气氛也嗨了起来。收拾完餐具后大家商量着打uno,雷狮和安迷修坐一块儿,一会儿“转”一会儿“加四”,嗓门一个比一个高,互相都不给对方好过。牌打了五圈后有人赢了,专注互坑的雷狮和安迷修手里还一大把,输得相当惨烈。大家伙儿把他们的牌收过去算了算,发现还是雷狮的点数比较多,随即起哄要雷狮从uno牌堆里抽一个大冒险执行。

愿赌就要服输,雷狮抽了一张,牌上的大冒险要他和身边最近的同性接吻,而他身边最近的同性好死不死居然只有安迷修。安迷修站起来义正言辞地说不行,我拒绝,有点醉了的雷狮骂他都是男的婆婆妈妈些什么,说完拽过他的领带就用力撞了上去,差点没把安迷修的嘴巴磕出血来。

安迷修的脸蹭得一下就红了。






闹完这一出后安迷修一个人溜去了ktv,点了歌也不唱,只是一边喝酒一边听。隔了半个小时,有人拿着酒瓶进来,喝得醉蒙蒙的他抬头一看,正对上雷狮那双长睫毛下的漂亮紫眼睛。

屏幕上正在放情歌,昏暗的房间里彩灯旋转,两个大男人也怪尴尬的。雷狮清了清嗓说对不起,刚刚喝多了有点冲动,请骑士先生别往心里去,安迷修有点生气地回说,你他妈说得轻巧,那可是老子初吻。

……啥?

雷狮酒醒了一大半,背上一阵一阵地往出冒冷汗。

安迷修仰头喝酒不肯和他说话。

雷狮摸了摸自己脑后那两根头巾带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沉默地站了好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捏着酒瓶出了ktv厅。安迷修等他走了后抓起话筒开始吼歌,吼“你伤害了我,我一笑而过”,吼“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唱得破罐破摔胸闷气短,把嗓子吼哑了都不停。

一直到回学校他们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两个月后雷狮弹安迷修微信,说街舞社八周年在学校广场表演,给他留了一张嘉宾席正中央的票算是赔礼。刺猬似的人第一次低头服软也挺稀奇,安迷修那点受伤的玻璃心早就愈合得差不多了,略一思索就答了好。

表演那天安迷修早早就去座位上坐着了,忙得不得了的雷狮看见他,化得花里胡哨的脸挤出一个不哭不笑的尴尬表情,算是打过招呼。观众席里就坐着安迷修一个,他不好装没看见,只得对雷狮挥挥手,想了想又加了句“加油”,要笑不笑的表情太别扭,直接把雷狮吓跑回了后台。

我有那么吓人吗?安迷修掏出手机照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明明很帅。

八点节目开始,雷狮做了好几只舞的主舞,标志性的头巾一出现就能引起底下疯狂的尖叫。安迷修倒是没尖叫——他觉得就这么尖叫不适合自己的骑士风格——但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雷狮的紫色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有些人注定是为舞台而生的,雷狮在舞台上的时候,哪怕只是站着不动,大家的眼神也会不自觉集中到他身上。他很瘦,大家统一买的宽大卫衣把他衬得小小一只,偶尔领子滑下肩头还能看见里面的黑色高领打底背心,搞得安迷修想跳上台给他拽一拽跳得歪七扭八的衣服。

安迷修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发现自己这种念头居然不是出于骑士的礼貌,而是发自某种不想让众人和他一起看见的独占欲。

两首popping后是女孩子的jazz,跳完后穿着吊带的老社长把雷狮牵上来,说,虽然我们海盗团历代团长都是谁胸大谁当,但这次我们挑了个男的来继承皇位,大家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观众欢呼,还在淌汗的雷狮笑着对观众鞠躬,头巾上的金色星星怎么看怎么可爱。

主持人和社长是老相识,当即打趣说太子爷马上要登基,怎么着儿也得来段solo。DJ跟进一首《Yoyo Tokyo》,社长和主持人退开,反应过来被坑了的雷狮左右看了一眼,只好跟着音乐踩起了节奏。

popping非常适合solo,雷狮跳了一小段,底下的尖叫和欢呼就没停过。安迷修睁着一双蓝绿色的眼睛盯着他,猛地对上雷狮那双画着夸张眼妆的紫色眼睛,竟然有种被无数星星月亮瞄准的错觉。

大概自己这个专心致志的样子很蠢,雷狮和他对视后就笑了,小小一张脸嚣张得像个真正的太子爷。他从台上走下来,一脚跨坐在安迷修大腿上,一边扭一边用力摸了把安迷修的脸,圆圆的右肩从外套里漏出来,近在咫尺的眼睛亮得像宇宙。

观众的尖叫声大到安迷修头晕,再后来舞台上跳了啥,他一点儿也没记住。





结束表演后舞团去聚餐了,安迷修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回寝室在桌前坐着,魂不守舍。

这是周末,他的室友们约会的约会,回家的回家,只把安迷修一个人留在宿舍里。空荡荡的屋子里连小闹钟的指针声都那么那么响,安迷修不耐烦地把它的电池拆了,食指在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桌上随便点着,点的是雷狮跳舞用的那首伴奏的节奏。

按理说他应该讨厌雷狮讨厌到病入膏肓了,可偏偏他那颗从被摸脸起就疯狂跳动的心脏直到现在也还在闹个不停,闹得他的脸发红发烫,仿佛他喜欢上了雷狮似的。

……他喜欢上雷狮了吗?

安迷修干坐着怀疑人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夜深到连熬夜党去洗漱的动静都不曾有了,503的门突然被推开,一身酒气的雷狮摇摇晃晃地走进来,脸上的妆还没卸。

他像之前跳舞那样自顾自坐到安迷修大腿上,背光的脸上还是恶党那副狂妄不可一世的笑,腰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扭。

雷狮,你走错房间了。安迷修老老实实地提醒他。

本大爷才没走错。雷狮眨着醉得朦胧的眼睛把自己的额头搁在安迷修额头上。喂,安迷修,你不知道你刚刚被我摸脸的时候表情有多好玩。

然后雷狮把嘴巴砸下来,酒气呛得安迷修差点咳嗽。

他坐得并不安分,嘴巴磨安迷修嘴唇的时候人也一样在扭。安迷修有点僵硬地扶住他的腰免得他掉下去,谁知这小皇帝反而不满了,睁开闭着的眼睛蛮不讲理地把他的手拽到自己腰后搂着。

他说张嘴,安迷修像看牙医一样张嘴。

他说伸舌头,安迷修犹豫了一秒,把舌头略微吐出来一点。

这下雷大爷总算满意了,他抱住安迷修的脑袋,咬住他的舌头和他真真正正地接吻,吻得安迷修眼睛发红,脑袋发懵。



一吻结束,醉得一塌糊涂的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轻轻地笑。

嘿,骑士,这下你的初恋也是我的了。



==============FIN============

@YABUUUUUU 开不开心

我难过死了 随意翻了一遍关注列表 已经看到三个注销的帐号两个首页全删了 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强无敌了

臭王八吃香菜:

注意!第七页和第八页的顺序我发反了!但是因为下电脑了懒得重新发了所以请将就……抱歉

还有有一个台词的翻译我给漏了,可能是打字的时候bug没有嵌进去。“在公开的审判下”

【骑士所讲述的】


安雷向意识流小故事64p


长条吃你流量请慎入




我画完它后才发现自己忘记设置分辨率才72...可能会影响吧


不知道自己画的啥乱七八糟的,二月份的脑洞,滚床单滚出来的脑洞。

嗨安迷修你的马

睡着了偷亲和没亲什么区别!

去亲啊!!

阿雷狮阿 又是海盗又很强 完美男人啊(醒醒你ooc了

卧槽骑士道你人设崩了!!!!

(本来想说昨天就最后一次发这个安迷修马了(不管我被撩到了我就要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真的要笑死了

我受不了这个安·马·迷修了 雷狮我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