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dàó哊馬☆

I die young

救命

白玉为何物:

他才冲了个澡出来,现在拿了瓶牛奶窝在沙发里面喝得慢悠悠的。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水没有擦干净到显得衣服贴着身体部分地方春光乍泄。中原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上面搭着一条毛巾,糖浆色的头发滴着水。他的脸颊因为浴室中的湿热气息还是红彤彤的,眸子明亮耀眼。
我躺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突然心弦一动,我就和他说:“你讨厌我吗?”我想,不管他的回答讨不讨厌我,我都要吻他。
他扭头瞥了我一眼,竟然笑了,很邪很坏的那种说:“那你爱我吗?”
我要上他我不管。

评论

热度(165)